菜單

-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15.9.18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

河南省 超脫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就因信耶穌常常站台子挨批鬥、掛牌子遊街……我的童年是在村裡人的冷眼、譏笑中度過的。在我幼年的記憶中,來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善良、和藹可親,我一直不明白,這麼好的人為什麼要挨批鬥、遊街呢?2001年,也就是我二十歲那年,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我因信神也親身經歷了一場噩夢般的抓捕與酷刑折磨,才終於找到了答案,解開了心中多年的困惑……
那是2003年6月15日晚,中共政府對我們這一帶信全能神的弟兄姊妹進行了一次瘋狂的大抓捕,這一晚令我終生難忘。當晚八點左右,由於勞累了一天,全家人剛剛躺下入睡,警察、村幹部等七人翻牆入院後直接破門而入,持槍闖入我家,凶神惡煞地吼道:「不許動!」不等我們穿好衣服,惡警們就連拖帶拽把我們全家人控制在一個屋子裡,接著幾個惡警像土匪一樣翻箱倒櫃,將屋裡、院裡翻得亂七八糟,簡直找不到下腳的地方,就連糧食囤都不放過。他們把麥子扒撒了一地,搜出了一些神話書籍和許多教會物品,還把箱子裡祖輩留下的一對銀手鐲和四塊銀元也趁機搶走了。最後又把桌子的抽屜撬開,搶走了裡面的四千元現金。我父親上前拉住拿錢的那個惡警,說其中三千元是我家貸的款,準備拿去買三輪車用的,請他將貸款留下。惡警猛勁一掌推開父親,父親猝不及防倒退幾步後跌坐在地上,之後父親爬起來再次苦苦哀求他,惡警獰笑說:「這是贓款!」最後硬是以「搞反革命活動的贓款」為由強行擄走,這些錢最終也未歸還。半個小時後,我和本村被抓的弟兄姊妹一起被押到了市公安局。

13.9.18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

河北省 王成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聽到造物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2006年,我在教會負責信神書籍的印刷工作。在一次運書途中,押運書籍的弟兄姊妹與我們僱用的印刷廠司機不幸被中共警方抓捕,當時車上裝載的一萬本《話在肉身顯現》也全部被沒收。後因司機出賣,又有十幾個弟兄姊妹相繼被抓。此事轟動了兩個省,且案件由中央直接督辦。中共政府了解到我是帶領,不惜重價動用武警部隊排查我工作涉及的範圍,並把與我們合作的印刷廠的兩部小車、一部貨車全部沒收,又從廠家擄走六萬五千五百元錢,押運人員身上的三千多元錢也被洗劫一空。不僅如此,警方還到我家查抄了兩次,每次都砸門而入,把我家的東西能砸的砸,能摔的摔,家裡被翻得狼藉遍地,他們比強盜劫匪有過之而無不及!後來,中共政府因抓不到我,就把我的鄰居和與我沾親帶故的人全部抓走,逼他們說出我的下落。

11.9.18

神的愛浩瀚無比


✝️✝️✝️✝️✝️✝️✝️✝️✝️✝️✝️✝️✝️✝️✝️✝️✝️✝️✝️✝️

山東省 李晴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絕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心裡倍覺溫暖,神慈母般的呼喚使我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從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宰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全能神就是人類唯一的依靠與拯救。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積極參加聚會,在全能神的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單純敞開,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很踏實,心裡特別得釋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快樂,因此,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與希望。為還報神的愛,我開始在教會中盡本分。可是沒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抓捕、迫害。

9.9.18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
河南省 王瑜
我叫王瑜,今年七十六歲了。1978年我因病信了耶穌,期間得了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為主作工,各處講道、傳福音,還接待弟兄姊妹。很快教會便發展到兩千多人,因此中共政府的逼迫也隨之而來。為了阻止我信神、傳福音,警察曾多次抄我的家,每次抄家凡是家裡值錢的、能拿走的東西都被他們拿走,甚至連電燈泡都擰下來帶走了,而且我還被公安局抓捕、關押了十幾次。1996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兩年後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雖幾經磨難,但我卻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拯救與愛。
1998年5月的一天凌晨兩點多,一陣猛烈的敲門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我不由得緊張起來,心想:準是警察來了!家裡還住著五個從外地來傳福音的弟兄姊妹,該怎麼保護他們呢?我心裡一陣慌亂。沒等我去開門,惡警們就「咣」的一聲把門踹開了,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舉著槍,十幾個惡警拿著電警棍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一惡警一進門就朝我身上猛踹,並大罵:「他媽的,你被抓那麼多次還敢信神!我非把你弄得傾家蕩產、家破人亡不可!」這幫惡警在屋裡大吼大叫:「我們是公安局的,快起來!」沒等弟兄姊妹穿好衣服,他們就強行把我們六人雙雙銬在一起,並對我們強行搜身,我手上的一枚戒指也被惡警搶走了。接著惡警們在屋裡翻箱倒櫃,連裝麵粉的缸都攪了攪,麵粉撒了一地,東西扔得遍地都是。他們共搜走十一台錄音機、一台電視機、一台電風扇、一台打字機和兩百多本神話書籍,還把我兒子的抽屜撬開,把兒子剛發的一千多元工資也搶走了。十幾個惡警正準備把我們押往派出所時,我兒子下班回來了,他一看工資沒了,就跑出去問惡警要錢,惡警使詭計說:「我們回去查查,是你的錢就退給你。」誰知當天晚上他們就以「妨礙公務罪」來抓我兒子,幸虧兒子事先外出躲避,否則也被抓捕了。

3.9.18

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愛神心更堅

山西省 孟勇
我生性老實,總是受人欺負,因此嘗盡了人間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虛沒有意義。當我信了全能神之後,通過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心裡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與快樂,看到在全能神教會裡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這讓我認識到只有神是公義,只有在全能神教會裡才有光明。藉著親身經歷幾年全能神的作工,我切實體會到全能神的話語的確能改變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愛,就是拯救。為了讓更多的人來享受神的愛,追求得到神的拯救,我就和弟兄姊妹爭先恐後地配合傳福音,沒想到卻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
2011年1月12日,我和幾個弟兄姊妹開車去一個地方傳福音,結果被惡人舉報。不一會兒,縣政府就指使刑警隊、國保隊、緝毒隊、武警隊、派出所等多個執法部門的人開著十多輛警車來抓我們。當我和一弟兄開車正準備離開時,看到七八個警察正揮舞著鐵棍朝一個弟兄猛打,此時,四個警察迅速跑過來把我們的車攔住,其中一惡警不由分說就把車鑰匙拔下來,喝令我們待在車上不許動。這時,我看到弟兄已被他們打得坐在地上無法動彈,不由得義憤填膺,急忙跳下車阻止他們的暴行,惡警卻一把扭住我的胳膊將我推到一邊。我試圖和他們講理:「有什麼事可以慢慢說,怎麼動手打人呢?」他們惡狠狠地吼道:「快回你車上去,一會兒有你好受的!」後來,他們將我們帶到派出所,把我們的車也強行扣押了。

31.8.18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
山東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因家裡沒權沒勢,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經常受欺負。每當這時,我就感到特別委屈難受,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位救世來改變我的命運。結婚後,因著生活的不順,孩子總生病,鄰居傳我信耶穌,當我得知主耶穌拯救受苦受難的人脫離苦海時,我心裡特別激動,感覺終於找到救世主了,從此,我便信了耶穌並大發熱心,經常到各處聚會、聽道。可後來,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涼,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跟社會上沒有什麼兩樣,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漸漸冷淡下來,不再去聚會了。
2000年,一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的福音傳給了我。當得知全能神就是再來的主耶穌時,我喜悅的心情無法表達,每天一有時間就捧著神的話如飢似渴地讀,神那語重心長的話語溫暖、撫慰著我,使我感受到了造物主對我的眷顧、憐愛與拯救,我乾渴的心靈得到了滋補與供應。從此,我生活在全能神教會這個大家庭裡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盡本分。我們都在全能神話語的澆灌供應之下竭力追求真理,追求活出正常人性,弟兄姊妹之間彼此相愛,互相幫助,沒有勾心鬥角,沒有爾虞我詐,沒有嫌貧愛富,更沒有欺凌、壓制。在全能神教會裡,我找到了做人的尊嚴與人格,真實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幸福快樂。然而,我卻因信全能神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與酷刑折磨,並被監禁一年之久。在黑暗魔窟中,是全能神的話語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一步步得勝撒但,超脫了死亡的轄制……
2009年8月24日夜間,我剛剛入睡,忽然被一陣急促猛烈的砸門聲驚醒,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有七八個警察破門而入。他們一進屋就大聲吼道:「不許動!快起來跟我們走!」我還沒來得及穿上鞋,就被一個人「啪、啪」拍了幾張照片。接著,警察到處亂翻,就連一個小紙條也不放過。不一會兒,整個家就像被土匪「大掃蕩」了一般狼藉遍地,無處下腳。隨後,三個惡警強行把我架到外面的麵包車上。

29.8.18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記一名十七歲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經歷
山東省 王濤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與同齡孩子相比我是最幸運的,因我八歲就蒙神的高抬與揀選,隨父母一起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我很願意信神看神的話。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聽叔叔、阿姨們在一起交通,幾年下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弟兄姊妹都追求真理做誠實人,和睦相處在一起,沒有學校裡同學之間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我感到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後來,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大陸信神追求真理、追隨神,那是把腦袋別到褲腰上,那是一點不差呀……」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才知道信全能神會被警察抓,因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沒有信仰自由。可我當時並不相信這話,認為我只是個孩子,即使被「警察叔叔」抓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直到後來,我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我的抓捕、殘害,才真正看清了我心目中的「警察叔叔」原來是一群惡魔!
福音見證神 惡警無辜抓捕
  在我十七歲那年,也就是2009年3月5日的傍晚,我和一位老弟兄在傳福音回家的路上,突然被一輛警車攔住,接著,從車上躥下來五名警察,他們二話沒說,就像土匪一樣將我們的電動車搶走,又把我們按倒在地,強行戴上了手銬。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懵了,平時常聽弟兄姊妹交通惡警怎麼抓捕信神之人的事,沒想到今天竟然臨到了我。我驚慌失措,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此時,我在心裡一個勁兒地呼喊:全能神啊,惡魔抓捕了我,我害怕極了,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也不知他們會怎麼對待我,求你保守我、拯救我。禱告後,我心裡平靜了許多,想到警察對我一個小孩是不會怎麼樣的,因此心裡就不那麼緊張了。可事情並不像我想像得那麼簡單,惡警從我們身上搜出了信神書籍,就以此為證據,將我們押到了派出所。

27.8.18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廣東省 莫志堅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窮山溝,我們那兒祖祖輩輩都燒香拜佛,遍地都是廟宇,家家戶戶都燒香,從來沒有人信神。1995年我與妻子在外地信了耶穌,回來後我們開始傳福音,後來人數慢慢增多,達到一百多人。因著信神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當地派出所,縣公安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宗教局局長和派出所的所長以及幾個警察早已等候在那裡,公安局長審問我說:「你為什麼要信上帝?你都跟哪些人聯繫?聖經是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不去教堂聚會?」我說:「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麼不准我們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有範圍的,就好像小鳥在籠子裡,雖然沒有綁住翅膀和腳,但只能在籠子裡活動。」聽到他說這些謬論,我特別氣憤,生氣地說:「那麼國家政府是在欺騙老百姓了!」他們幾個聽我這麼說都自知理虧,沒話說了,只好讓我回家。當時我對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實質並沒有什麼認識,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
惡警無端抓捕、抄家、罰款
2002年6月28日早上五點多,我和幾個弟兄姊妹正準備聚會,突然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我們趕緊把神話書籍藏好,隨後開了門。誰知,門一開就衝進來十幾個警察,他們手持電棍、端著槍把我們逼到一起,讓我們全部蹲下,雙手抱頭。這夥惡警把我們控制住後,就像土匪進村一樣在每個房間裡到處亂翻,把我們的鋪蓋、衣物丟得滿地都是。以往我只是在電視裡看到過黑社會、土匪強盜搶劫的場景,沒想到「人民警察」竟然也像電視裡的土匪惡霸一樣,當時我心裡非常害怕,擔心他們翻出神話書籍,我就在心裡一個勁地向神禱告,求神看顧保守。禱告後我看到了神的奇妙作為,他們翻遍了整個屋子,把我們所有的隨身物品都搜了出來並強行沒收,就是沒有翻到神話書籍,我深知這是神的全能保守,知道神與我們同在,我對神也就更有信心了。之後,他們把我們帶到了派出所,晚上又把我們轉到收容所關押。三天後,警察對我們每人處以三百元的罰款,才將我們釋放。看到中共政府如此蠻橫無理、巧取豪奪,剝奪人的信仰自由,我心中憤恨不已,不禁想到神的話說:「幾千年來的污穢之地,骯髒得目不忍睹,慘狀遍地,幽魂到處橫行,招搖撞騙,捕風捉影,狠下毒手,將這座鬼城踐踏得死屍遍地,腐爛之氣遍佈全地上空,而且戒備森嚴,天外的世界有誰能看到?……什麼宗教信仰自由,什麼公民合法權益,都是掩蓋罪惡的花招!」(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在中國這座鬼城裡,中共政府外表打著「信仰自由、人權自由」的幌子,背後卻大肆逼迫神,抓捕迫害跟隨神的人,不允許人信神走人生正道,恨不得將信神的人都一網打盡。我們既沒有犯法也沒做任何壞事,只是傳福音讓人都來認識神、敬拜神,脫離黑暗痛苦的生活,可中共警方卻要對我們實行抓捕、拘留、罰款,而對那些賣淫嫖娼、殺人放火、坑矇拐騙的惡人卻不管不問,任其逍遙法外。在事實面前我看到了中共政府就是抵擋神、蒙蔽人、欺騙人的惡魔集團,正是神的仇敵。

25.8.18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
河南省 王華
我和女兒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在跟隨神期間,我們母女倆人同時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勞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兒被判刑一年。我雖經受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摧殘,但每次在我絕望危難之時,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帶領我勝過了酷刑的折磨和長達三年地獄般的牢獄生活。在患難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愛與拯救,體嘗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並立定心志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的正道……
母女志同道合 跟隨神幸福無限
在沒信神之前,我是做生意的,生意經營得還不錯,也賺了一些錢,但在為生計忙碌的同時,我也飽嘗了人世間的冷暖,每天不僅要挖空心思地算計如何賺錢,還要應付政府各部門的各種名目檢查,整天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戴著假面具與人相處,感覺很苦很累,但也無可奈何。就在我為生活奔波得身心疲憊不堪時,我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福音,並給我看了全能神發表的話語,看到神的話中有談人生的真理、有對人敗壞實質的揭示,也有揭露人痛苦的根源,同時也給人指出人生的光明路途,我的心一下子就被神的話吸引了,從心裡認定這是真神的作工,是一條人生正道。我今天能接受神的末世作工實在太有福了,同時也感覺世上有太多像我一樣生活空虛、找不到人生方向的人需要全能神的末世救恩,我願把這末世的福音傳給更多尋求真理之人,使更多的人都能得到神的拯救。神也大大感動我,加給我信心與力量,談起神的作工與拯救,我總有說不完的話,也傳過來一些真心尋求真理的人,我的心特別激動。那時,我女兒剛從學校畢業,她看到我跟隨全能神後整天樂呵呵的,還看到來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單純、和善,大家在一起聚會談心、唱歌、跳舞,特別祥和、快樂,因此她也很嚮往這樣的生活,很願意走信神之路。從此之後,我們白天做生意,晚上就在一起禱告、看神的話、學詩歌,交通對神話的認識,生活得特別幸福。

23.8.18

神的話是我真正的生命

📘📘📘📘📘📘📘📘📘📘📘📘
天津市 徐志剛
以往,我深受中國傳統觀念的薰陶,把為兒孫置房產當成了人生目標,為此,我潛心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還開了一個汽修廠,生意幹得紅紅火火。那時我認為人的命運是在自己手中掌握,當妻子的姐姐給我傳耶穌福音時,我不接受還譏笑她。然而好景不長,廠子的效益越來越不好,任憑我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折騰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整日借酒消愁,以至於有一次開車時因走神出了車禍,汽車被撞得面目全非,而我卻奇蹟般地倖存了下來。
不久,也就是1999年春天,妻子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福音,從神的話中我知道了自己以前為什麼活得那麼痛苦,無路可走,原來都是因為我接受了撒但灌輸給人的生存法則,想靠自己的能力創造幸福的家園,結果被捉弄得痛苦不堪,甚至差點把命也搭上了。是全能神把我從死亡邊緣救起,又把我帶到他的家中,我真是蒙了神極大的救恩。從此,我每天讀神的話,與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心裡特別亮堂、有享受,慶幸自己找著了真正的人生道路。然而,不久卻傳來了我因信神被中共政府列為抓捕對象的消息,我只好到外地去盡本分。雖然心裡也有軟弱,但我相信無論我走到哪裡,無論撒但惡魔如何追逼,神的話都會引領我。此後的十多年來,在神話語的帶領與供應下,我每天過得充實、有意義。在後來的一次撒但惡魔抓捕、迫害的親身經歷中,我更實際地體會到神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力量,使我在撒但的酷刑折磨中堅強站立、無所畏懼,最終使撒但徹底蒙羞。經歷過後,我更感神話語的寶貴,無論何時我都不能離開神的話。

21.8.18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

山西省 趙睿
我叫趙睿,因著神的恩待,我們全家於1993年跟隨了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爭暗鬥,互相排擠,爭奪權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教會生活沒有一點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也不聚會了。面對教會荒涼的慘狀,我痛苦無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訴:「主啊!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沒有你的帶領,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下去?」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擺佈安排下,我聽到了重歸的主耶穌——全能神末世福音。藉著過教會生活,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帶給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一掃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個人都暢所欲言,交通聖靈開啟的亮光,談自己怎樣經歷神的話、怎樣依靠神解決敗壞得潔淨的過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別敬虔端莊,誰有缺欠或敗壞流露,也能包容擔諒,憑愛心幫助,誰有難處也沒有人會貶低小瞧,大家都會一起交通真理來解決。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會生活,正是我尋覓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終於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願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無辜的靈魂帶到神面前,使他們也能活在聖靈作工的帶領與祝福之下,得著神生命活水的澆灌。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天職,也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於是,我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然而,中共這個仇恨真神、恨惡真理的無神論政黨卻不容許我們跟隨神,更不容許神的教會存在。2009年春,中共政府針對全能神教會的主要帶領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抓捕,各地相繼出現一些教會帶領被捕入獄的事件。四月四日晚九點左右,我與一起配合工作的姊妹從接待家出來剛走到馬路上,突然從背後躥出三個身著便衣的男子,他們用力拽住我們的胳膊,大喝道:「走!跟我們走一趟!」我們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被架上了一輛停靠在路邊的黑色轎車。這在電影中常見的那些黑社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綁架人的一幕,今天卻活脫脫地上演在了我們身上,我心裡極度恐懼,不知所措,只知道一個勁兒地暗暗呼求:「神啊!救我!神啊!救我……」就在我驚魂未定時車駛進了市公安局大院,我這才確定我們是落進了警方的手裡。隨後接待家庭的姊妹也被抓了進來。我們三人被帶進二樓的一間辦公室裡,惡警不由分說搶走我們的包,讓我們面壁站著,然後強迫我們脫光衣服搜身,從我們身上和包裡搜出了一些工作資料與保管教會錢財的單據,我們的幾部手機、五千多元現金、一張銀行卡和手錶等個人物品也被他們強行沒收。期間七八個男警在房間內進進出出,兩個看守我們的惡警還大笑著指著我議論:「這是個大人物,今兒可收穫不小!」隨後四個便衣給我戴上手銬,用帽子遮住我的眼睛,然後將我押到一個遠離市區的公安分局。

19.8.18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
山東省 林櫻
我叫林櫻,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在沒信全能神之前,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與願違,我卻處處碰壁、受挫。飽嘗了生活的艱辛,我感到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無助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當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禁不住淚流滿面,全能神慈母般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撫慰,感到自己像一個流浪多年的孤兒回到了親人的懷抱,不再孤獨、無助。從此,我天天飢渴慕義地讀神的話。藉著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看到他們都是那麼的和善、誠實,人與人之間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無論誰有什麼難處,都會真誠地交通真理幫助解決,沒有交易,也沒有索取,活出的都是神的愛,我在這裡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與快樂,我深感全能神教會是一片神聖的淨土,認定全能神就是能拯救人脫離苦海的獨一真神!正當我享受神愛之時,中共政府卻對我施行非法的抓捕、迫害,打破了我喜樂美好的生活。
2003年8月12日深夜,我已經熟睡,突然被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驚醒,並聽見有人大喊:「開門!開門!我們是公安局的!」還沒等我穿上衣服,就聽見「撲通、撲通」幾聲,屋門被猛地踹開,六個窮凶極惡的警察闖了進來。我驚慌地問:「你們有事嗎?」一個領頭的惡警呵斥道:「少裝糊塗!」然後手一揮,吼道:「仔細搜!」幾個警察像土匪一樣開始到處翻箱倒櫃。立時,鍋碗瓢盆、衣服、被子、糧食……被扔得滿地都是,屋內一片狼藉。抄完家後,惡警們連推帶拽將我拉上警車,還擄走了我新買的價值二百四十元一台的CD機和八十元現金、一桶神話書籍。我做夢也沒想到,這一幕只在電視中看到過的畫面今天竟上演在了我身上,我心裡特別惶恐害怕,心「怦怦」地跳個不停,就一個勁地禱告神,突然想起全能神的話說:「你不要怕這怕那,無論千難萬險,你都能穩定在我面前,不受任何的攔阻,讓我旨意得暢通……除去你的懼怕,有我作你的後盾,何人能把路橫?切記!切記!」(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給了我極大的安慰,使我的心慢慢平靜了下來,認識到我信的是創造天地萬物的宰者,萬事萬物都在神的手中,撒但魔鬼都在神的腳下,只要我真實依靠神,撒但就不能把我怎麼樣。現在是撒但與神爭戰的關鍵時刻,是神需要我站住見證的時候,也是我經歷神的話得真理的時候,我一定要站住立場,按神的話實行,絕不向撒但低頭讓步!

17.8.18

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

浙江桐廬 陳露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得知天宇間有一位創造萬物的上帝,心裡不禁對上帝充滿了嚮往。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又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終於實現了自己和父輩們的願望——脫離了祖輩沿襲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2008年,孩子的降生又給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的歡樂。面對眼前所擁有的一切,我本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愜意,然而,在我享受這人人羨慕、嚮往的美好生活之時,我卻總也擺脫不了內心深處那種莫名的虛空感覺,對此,我很困惑,也很無助。
2008年11月,家人給我傳了全能神末世福音。通過讀神的話,我才明白神是人生命的源頭,神的話是人生活的動力與支柱,人若離開了神對人生命的供應與滋養,人的心靈就會空虛、孤寂,即便物質生活享受得再好也無法得到心靈的飽足與需要。正如全能神說:「人畢竟是人,神的地位與神的生命是沒有一個人能夠取代的,人類需要的不僅僅是吃飽肚腹、人人平等與人人自由的公平社會,需要的是神的拯救與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人類只有得到了神對人類的生命供應與神的拯救,人類的需求、人類的探索慾望與人類的心靈空虛才能得到解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的話如荒漠裡的甘泉滋潤了我的心靈,解開了我心中的困惑。從此,我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踏實,感覺心靈有了歸宿。不久,教會安排弟兄姊妹來給我聚會,而且無論颳風下雨從不間斷。期間,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弟兄姊妹總是耐心地給我交通,沒有一點厭煩與應付,這讓我深深地感受到弟兄姊妹的真誠與愛心。隨著明白真理的增多,我明白了神拯救人的急切心意,看到弟兄姊妹都在熱火朝天地為神花費、傳揚福音,我也很想盡上自己的本分,可孩子太小又沒人照顧,於是,我就禱告求神為我開闢出路。後來,我得知有個姊妹是幼兒園的園長,就把小孩送到她那裡,她二話沒說就答應幫我照看孩子,並且連學費、伙食費都不肯收。從那以後,姊妹不僅白天幫我照顧孩子,有時晚上也幫我照看。姊妹的舉動更讓我深受感動,我知道這都是源於神的愛。為了還報神的愛,我毫無顧慮地加入了傳福音的行列。在傳福音的過程中,我看到了一個個沒有神光照耀之人的愁苦之態,聽到了他們如訴如泣的苦難的人生歷程,也看到人得到神的末世救恩後臉上洋溢著的幸福與快樂,這更激起了我傳福音的熱情,立志要把神的福音傳給更多活在黑暗中渴望光明的人!然而就在這時,中共政府卻瘋狂地逼迫、抓捕弟兄姊妹,而我也遭遇了這一劫難。

15.8.18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裡,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愛憐陪伴,我心裡特別充實。在這十四年裡,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份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受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並用他的生命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裡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腳步。
記得那天晚上,我和兩個姊妹正在聚會,突然聽見屋外有狗叫聲,同時還聽到有人翻牆的聲音,緊接著就聽見急促的撞門聲,有人叫喊著:「快開門,你們被包圍了!」我們迅速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就在這時,門「哐啷」一聲被人撞開,幾束強烈的手電光直射過來,刺得我們眼睛都睜不開。霎時,十幾個人闖入屋內,他們強行把我們推到牆角,大聲呵斥道:「都不許動!放老實點!」然後,他們像土匪一樣在屋內到處亂翻。就在這時,我又聽到門外「呯呯」傳來兩聲槍響,接著有人喊:「抓到了,有三個人!」他們給我們戴上手銬,連推帶搡押上警車。此時我才回過神來,原來我們被警察抓捕了。上車後,一個惡警手持電棍吼道:「都給我聽著,誰也不許叫,誰叫老子的電棍就對準誰,打死你們也不犯法!」一路上,兩個惡警把我擠在車座中間,其中一個夾住我的雙腿,一把將我摟在懷裡,色迷迷地說:「老子今天這便宜不佔白不佔!」他死死地抱住我,我拚命地掙脫,直到一個惡警說:「別胡來!抓緊時間完成任務好交差。」他才將我放開。

13.8.18

神愛堅固我的心

📚📚📚📚📚📚📚📚📚📚📚📚📚📚📚📚📚📚📚📚
遼寧省 蕭麗
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丈夫對我體貼、照顧,兒子懂事、孝順,而且我們的生活也很富足,按理說我應該很幸福,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不論丈夫、兒子對我怎麼好,家境怎麼寬裕,也無法讓我快樂起來。因為我患上了肺病、關節病,還患了嚴重失眠,整夜睡不著覺,腦供血不足,四肢無力,我感到特別痛苦卻無力擺脫。生意場上的壓力和病痛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這些病更將我折磨得痛苦不堪。為了從這些痛苦中解脫出來,我嘗試了很多辦法但都無濟於事。
1999年3月,一位朋友把全能神末世福音傳給了我。藉著天天讀神的話,不斷地與弟兄姊妹聚會交通,我明白了許多真理,知道了許多從未耳聞的奧祕,而認定全能神的確就是耶穌的再來。因此我激動萬分,每天都如飢似渴地讀神的話,並參加了教會生活,常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禱告、唱詩跳舞讚美神,心裡充滿了平安、喜樂,精神面貌越來越好,不知不覺身上的病痛也漸漸得到康復。為此我常常向神獻上感謝和讚美,真希望所有的人都來享受神的愛與拯救。沒多久,教會安排我負責傳福音方面的工作,我滿懷熱情地投入到了工作中,然而沒想到的是……
2012年12月15日傍晚,我與四個姊妹正在聚會所商量傳福音的事。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我們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不約而同地想到:是不是警察來了?因之前已有很多弟兄姊妹因傳福音被警察抓捕入獄了。於是我們趕緊把神話書籍與相關物品收藏起來,可還沒等收完,就聽見門「砰」的一聲被人踹開,七八個便衣警察破門而入,喝令我們:「都別動,舉起手來……」他們未出示任何證件,就對我們強行搜身,把我的身分證與一張寫有七萬元教會錢財的單子搜走。他們看到錢單子立刻興奮起來,連推帶拽把我們推上警車押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惡警把我們全身上下又仔細搜了一遍,把我們的手機全部沒收。當時他們認為我和一個姊妹是教會帶領,當晚就把我倆轉送到市公安局刑偵隊。

11.8.18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9.8.18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2002年10月28日,我和幾個姊妹正在聚會,期間,我和一姊妹出門辦事,沒走多遠,就聽到身後的姊妹說:「憑什麼抓我?」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一便衣警察上前一把抓住我說:「跟我去趟派出所!」隨即將我押上了警車。警車開到了派出所,一下車,我就看到和我一起聚會的六個姊妹都被抓了進來。隨後,惡警命令我們脫光衣服逐個搜身。他們從我身上搜出兩個傳呼機後,便認定我是教會帶領,把我列為重點審訊對象進行審訊。惡警喝問道:「你什麼時候信的?誰傳給你的?你都見過哪些人?你在教會裡是什麼職務?」面對警察咄咄逼人的審問,我心裡很緊張,不知怎麼應對,只好默默地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不背叛神。禱告後,我慢慢鎮定下來,並選擇了沉默。警察見狀,就氣急敗壞地朝我頭部猛打了一拳,立時,我頭暈目眩,耳朵「嗡嗡」作響。接著,他們帶來一個姊妹讓我們相互指認,見我們不聽從他們,惡警氣得暴跳如雷,命令我脫掉棉鞋,光腳站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又讓我背貼牆壁站立,站的姿勢稍不正就狠踢我。當時已是深秋,氣溫驟降,還下著小雨,我凍得全身發抖,上下牙齒不住地「打架」,惡警在一旁走來走去,拍著桌子威脅說:「我們早就跟蹤你了,今天我們有的是辦法讓你說出來,你不說就凍死你!餓死你!打死你!看你能撐到幾時!」聽到這話,我有些害怕,便向神呼求:「神啊,我不願做猶大背叛你,願你保守我,加給我與撒但爭戰的勇氣和信心,使我能站住見證。」禱告後,我想起神的話說:「他的性情是權柄的象徵,是一切正義的象徵,是一切美與善的象徵,更是一切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與侵害的象徵,也是任何一個受造之物所不能觸犯(也是不容觸犯)的象徵。」(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是啊,神有權柄、有能力,他的性情是任何敵勢力與黑暗所不能壓倒的,中共爪牙再凶殘也在神手中掌握,只要我依靠神與神配合,就一定能勝過去。有了神話語的明確指引,我頓時有了信心與勇氣,身體也不覺得有多冷了。站了三個多小時後,惡警將我押上警車,把我帶到了看守所。

7.8.18

獄中的花季

📚📚📚📚📚📚📚📚📚📚📚📚📚📚📚📚📚📚📚📚

河北 晨昔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
我出生在一個幸福的家庭,從小就跟著媽媽信耶穌。十五歲時,我和家人定真了全能神就是耶穌的再來,欣然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
2002年4月的一天,十七歲的我和一個姊妹在一個地方盡本分,凌晨一點,我們正在接待家熟睡,突然被一陣急促的砸門聲吵醒,只聽見外面有人大聲喊叫:「開門,開門!」接待家的阿姨剛把門打開,幾個警察猛地一把將門推開,一擁而入,氣勢洶洶地說:「我們是公安局的。」我一聽「公安局」三個字,立刻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是為信神的事來抓我們?我也曾聽到過一些弟兄姊妹因信神被抓捕受迫害的事,莫非今天會臨到我?此時我的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就趕緊向神禱告:「神啊,求你與我同在,加給我信心、膽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願為你站住見證,也求你加給我智慧與該說的話,保守我不背叛你,也不出賣弟兄姊妹。」禱告後,我的心慢慢平靜下來。只見四五個惡警像土匪一樣在屋裡亂翻,把床上的被褥還有各個櫃子、箱子、床下等地方都翻了個遍,最後他們搜出了神話書籍和詩歌光盤。帶頭的惡警一本正經地對我說:「有這些東西就證明你是信神的,跟我們走一趟吧,去錄個口供登個記。」我心裡一驚,說:「有話在這兒說就行了,我不想跟你們去。」他立即換上了一副笑臉對我說道:「你不要怕,去錄個口供一會兒就讓你回來。」我信以為真,於是跟著他們上了警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