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顯示具有 基督徒經歷文章 標籤的文章。 顯示所有文章

5.12.18

走出婚變 神愛守候

主, 拯救, 真理, 基督徒, 福音

美國 美玲
  幸福婚姻在丈夫的背叛中破裂
從小喜歡看言情劇的我,對愛情婚姻充滿了期待,我希望自己長大後能和所愛的人終成眷屬,不離不棄,相守到老。二十歲那年,經同事介紹我認識了丈夫,他長得帥氣、高大,對我也特別關心、照顧,我們之間總有說不完的話。當時我就認定他是我的另一半,要與他結為連理,但我父母強烈反對我們在一起,之後我不顧父母的反對,毅然和他結婚了。婚後,丈夫對我百依百順,我們恩愛有加,不久,我生下了孩子,我們的生活更加甜美。我覺得自己當初的選擇是對的,能夠和愛我的、我愛的人生活在一起,這是最幸福的事。

15.9.18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河南省 超脫
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的父母就因信耶穌常常站台子挨批鬥、掛牌子遊街……我的童年是在村裡人的冷眼、譏笑中度過的。在我幼年的記憶中,來我家的弟兄姊妹都很善良、和藹可親,我一直不明白,這麼好的人為什麼要挨批鬥、遊街呢?2001年,也就是我二十歲那年,我們全家人都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後來,我因信神也親身經歷了一場噩夢般的抓捕與酷刑折磨,才終於找到了答案,解開了心中多年的困惑……

13.9.18

全能神使我絕處逢生

河北省 王成
我信耶穌時就受到中共政府的逼迫,中共政府常以「信耶穌」這一「罪」卡我、壓我,還讓村幹部隔三差五到我家調查我信神的情況。1998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聽到造物的親口發聲,我激動的心情無法表達。在神愛的激勵下,我立定心志:無論如何都要跟隨全能神到底。那時我聚會、傳福音特別積極,因此再度引起了中共政府的注意。中共政府對我的逼迫更是變本加厲,逼得我實在無法在家正常信神,不得不離開家盡本分。

11.9.18

神的愛浩瀚無比


山東省 李晴
我是一個在世上飽受苦難的人。結婚沒幾年丈夫就去世了,從此,家庭的重擔全壓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帶著年幼的孩子艱難度日,受盡人的冷眼與欺凌,軟弱無助的我天天以淚洗面,感到人活在世上太難了……就在我悲觀、絕望之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末世作工傳給了我。當我看到全能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心裡倍覺溫暖,神慈母般的呼喚使我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家,找到了依靠,找到了心靈的歸宿。從此,我天天讀神的話,從中知道了神是萬物生命的源頭,神宰著每一個人的命運,全能神就是人類唯一的依靠與拯救。為了明白更多的真理,我積極參加聚會,在全能神的教會裡,我看到弟兄姊妹都能單純敞開,和他們在一起感覺很踏實,心裡特別得釋放,我享受到了在世上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快樂,因此,我對以後的生活充滿了信心與希望。為還報神的愛,我開始在教會中盡本分。可是沒想到,中共政府根本不允許人信真神、走正道,我因信神遭到了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抓捕、迫害。

9.9.18

歷經患難 神愛相伴


河南省 王瑜
我叫王瑜,今年七十六歲了。1978年我因病信了耶穌,期間得了很多恩典,為此我大發熱心為主作工,各處講道、傳福音,還接待弟兄姊妹。很快教會便發展到兩千多人,因此中共政府的逼迫也隨之而來。為了阻止我信神、傳福音,警察曾多次抄我的家,每次抄家凡是家裡值錢的、能拿走的東西都被他們拿走,甚至連電燈泡都擰下來帶走了,而且我還被公安局抓捕、關押了十幾次。1996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兩年後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加瘋狂的抓捕迫害。雖幾經磨難,但我卻感受到了神對我的拯救與愛。

7.9.18

經歷逼迫苦 愛憎更分明

河北省 高軍
我叫高軍,今年五十二歲,跟隨全能神已有十四個年頭了。沒信神以前,我在世上做買賣,經常忙於請客送禮、應酬交際,天天出入歌廳、賭場等娛樂場所……妻子因此不斷地與我爭吵,最後氣得跟我鬧離婚,並離家出走,而此時的我身陷泥潭無力自拔,雖想竭力維持好這個家卻又做不到,感覺活得特別苦、特別累。1999年6月,全能神的救恩臨到了我們,藉著弟兄姊妹的交通和神話語的開啟,妻子認識到了世界黑暗、人類敗壞的根源後,就對我的處境表示理解,還與我敞開心交通;我也因著神話語的帶領,看到自己沉迷於罪惡的大染缸讓神厭憎、恨惡,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沒有人的模樣,心裡感到後悔、內疚,於是我在神面前立下心志重新做人。從此,我和妻子天天禱告、看神的話,還經常與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交通,彼此之間的矛盾與心裡的愁苦都在不知不覺中煙消雲散,生活中充滿了平安與喜樂。我深知這是全能神挽救了我們這個瀕臨破碎的家,給我們帶來了嶄新的生活,在感激之餘,我暗立心志:願獻上自己的全人來還報神恩。此後,我開始積極盡本分、傳福音,讓更多的人得到神在末世所帶來的救恩,然而,中共政府卻不許人敬拜神、走正道……

3.9.18

黑暗的地牢生活使我愛神心更堅

山西省 孟勇
我生性老實,總是受人欺負,因此嘗盡了人間的冷漠,感到人生空虛沒有意義。當我信了全能神之後,通過讀神的話、過教會生活,我心裡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踏實與快樂,看到在全能神教會裡弟兄姊妹彼此相愛親如一家人,這讓我認識到只有神是公義,只有在全能神教會裡才有光明。藉著親身經歷幾年全能神的作工,我切實體會到全能神的話語的確能改變人、拯救人,全能神就是愛,就是拯救。為了讓更多的人來享受神的愛,追求得到神的拯救,我就和弟兄姊妹爭先恐後地配合傳福音,沒想到卻遭到了中共政府的抓捕與迫害。

31.8.18

神生命力量的超凡與偉大


山東省 林玲
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民家庭,因家裡沒權沒勢,我從小就被人看不起,經常受欺負。每當這時,我就感到特別委屈難受,從心裡盼望著能有一位救世來改變我的命運。結婚後,因著生活的不順,孩子總生病,鄰居傳我信耶穌,當我得知主耶穌拯救受苦受難的人脫離苦海時,我心裡特別激動,感覺終於找到救世主了,從此,我便信了耶穌並大發熱心,經常到各處聚會、聽道。可後來,我發現教會越來越荒涼,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的現象越來越嚴重,跟社會上沒有什麼兩樣,這不禁令我大失所望,起初的信心也漸漸冷淡下來,不再去聚會了。

29.8.18

在逼迫患難中覺醒

——記一名十七歲基督徒受迫害的真實經歷
山東省 王濤
我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與同齡孩子相比我是最幸運的,因我八歲就蒙神的高抬與揀選,隨父母一起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那時,雖然年齡小,但我很願意信神看神的話。隨著不斷地讀神的話,聽叔叔、阿姨們在一起交通,幾年下來,我明白了一些真理。隨著年齡的增長,看到弟兄姊妹都追求真理做誠實人,和睦相處在一起,沒有學校裡同學之間那些勾心鬥角的事,我感到與弟兄姊妹在一起是最幸福、最快樂的時光。後來,我聽到《生命進入的交通講道》中說:「在大陸信神追求真理、追隨神,那是把腦袋別到褲腰上,那是一點不差呀……」當時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藉著弟兄姊妹給我交通,我才知道信全能神會被警察抓,因中國是無神論國家,沒有信仰自由。可我當時並不相信這話,認為我只是個孩子,即使被「警察叔叔」抓到,他們也不會把我怎麼樣的。直到後來,我親身經歷了警察對我的抓捕、殘害,才真正看清了我心目中的「警察叔叔」原來是一群惡魔!

27.8.18

在黑暗壓迫中奮起

廣東省 莫志堅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窮山溝,我們那兒祖祖輩輩都燒香拜佛,遍地都是廟宇,家家戶戶都燒香,從來沒有人信神。1995年我與妻子在外地信了耶穌,回來後我們開始傳福音,後來人數慢慢增多,達到一百多人。因著信神的人越來越多,驚動了當地政府。1997年的一天,警察把我叫到當地派出所,縣公安局局長、國家安全局局長、宗教局局長和派出所的所長以及幾個警察早已等候在那裡,公安局長審問我說:「你為什麼要信上帝?你都跟哪些人聯繫?聖經是從哪裡來的?你為什麼不去教堂聚會?」我說:「憲法明文規定公民信仰自由,你們為什麼不准我們自由地信神呢?」宗教局局長說:「宗教信仰自由是有範圍的,就好像小鳥在籠子裡,雖然沒有綁住翅膀和腳,但只能在籠子裡活動。」聽到他說這些謬論,我特別氣憤,生氣地說:「那麼國家政府是在欺騙老百姓了!」他們幾個聽我這麼說都自知理虧,沒話說了,只好讓我回家。當時我對中共政府逼迫人信神的實質並沒有什麼認識,直到1999年我接受了全能神末世作工,通過看神的話,又經歷了中共政府更為殘酷的迫害,我才看清它正是撒但邪靈的化身,是神的仇敵,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啟12:9)

25.8.18

神帶領我勝過惡魔殘害

河南省 王華
我和女兒是全能神教會的基督徒。在跟隨神期間,我們母女倆人同時遭到中共政府的抓捕、判刑勞教,我被判刑三年,女兒被判刑一年。我雖經受中共政府慘無人道的迫害、摧殘,但每次在我絕望危難之時,是全能神的話語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動力,帶領我勝過了酷刑的折磨和長達三年地獄般的牢獄生活。在患難中,我看到了全能神的愛與拯救,體嘗了神話語的權柄與威力,並立定心志堅定不移地跟隨神走人生的正道……

23.8.18

神的話是我真正的生命

天津市 徐志剛
以往,我深受中國傳統觀念的薰陶,把為兒孫置房產當成了人生目標,為此,我潛心鑽研汽車修理技術,還開了一個汽修廠,生意幹得紅紅火火。那時我認為人的命運是在自己手中掌握,當妻子的姐姐給我傳耶穌福音時,我不接受還譏笑她。然而好景不長,廠子的效益越來越不好,任憑我怎麼努力都無濟於事,折騰得我身心疲憊,苦不堪言,整日借酒消愁,以至於有一次開車時因走神出了車禍,汽車被撞得面目全非,而我卻奇蹟般地倖存了下來。

21.8.18

經歷殘酷迫害使我信神心更堅

山西省 趙睿
我叫趙睿,因著神的恩待,我們全家於1993年跟隨了耶穌。到了1996年,十六歲的我被主耶穌的愛吸引,開始作工講道。但不久我就看到了令人寒心的一幕幕:同工之間明爭暗鬥,互相排擠,爭奪權利,主的教導「彼此相愛」似乎早已被遺忘;教會生活沒有一點享受,很多弟兄姊妹消極軟弱,也不聚會了。面對教會荒涼的慘狀,我痛苦無助,就在1998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俯伏在地向神哭訴:「主啊!你在哪裡?你什麼時候回來啊?沒有你的帶領,以後的路我該怎麼走下去?」感謝神垂聽了我的呼求,1999年7月,在神奇妙的擺佈安排下,我聽到了重歸的主耶穌——全能神末世福音。藉著過教會生活,我體嘗到了聖靈作工帶給人的享受,弟兄姊妹在一起聚會,一掃往日的宗教式生活,每個人都暢所欲言,交通聖靈開啟的亮光,談自己怎樣經歷神的話、怎樣依靠神解決敗壞得潔淨的過程;而且,弟兄姊妹的活出特別敬虔端莊,誰有缺欠或敗壞流露,也能包容擔諒,憑愛心幫助,誰有難處也沒有人會貶低小瞧,大家都會一起交通真理來解決。這正是我一直想要得到的教會生活,正是我尋覓多年的真道!迷失多年的我終於又回到了神的面前!我向神立下心志:願把那些仍活在黑暗中的無辜的靈魂帶到神面前,使他們也能活在聖靈作工的帶領與祝福之下,得著神生命活水的澆灌。這是我一個受造之物的天職,也是最有意義、有價值的人生。於是,我投入到了盡本分的行列中。

19.8.18

黑暗魔窟中閃爍的生命之光

山東省 林櫻
我叫林櫻,是全能神教會的一名基督徒。在沒信全能神之前,為了生活得更好一些,我總想憑著自己的能力打拼,但事與願違,我卻處處碰壁、受挫。飽嘗了生活的艱辛,我感到身心疲憊、苦不堪言。就在我痛苦無助時,一個姊妹將全能神的末世福音傳給了我。當看到神的話說:「當你感覺到疲憊時,當你稍稍感覺這個世間的一份蒼涼時,不要迷茫、不要哭泣,全能神——守望者隨時都會擁抱你的到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我禁不住淚流滿面,全能神慈母般的話語給了我極大的撫慰,感到自己像一個流浪多年的孤兒回到了親人的懷抱,不再孤獨、無助。從此,我天天飢渴慕義地讀神的話。藉著和全能神教會的弟兄姊妹一起聚會、交通,我看到他們都是那麼的和善、誠實,人與人之間沒有嫉妒紛爭、勾心鬥角,無論誰有什麼難處,都會真誠地交通真理幫助解決,沒有交易,也沒有索取,活出的都是神的愛,我在這裡得到了從未有過的釋放與快樂,我深感全能神教會是一片神聖的淨土,認定全能神就是能拯救人脫離苦海的獨一真神!正當我享受神愛之時,中共政府卻對我施行非法的抓捕、迫害,打破了我喜樂美好的生活。

17.8.18

患難中神愛引領心更堅

浙江桐廬 陳露
我是一個八零後,出生在農村,祖祖輩輩以種地為生。為了考上大學脫離貧窮落後的農村生活,我一直發奮讀書。上高中時,我接觸上了《西方美術史》,看到了《創世記》《伊甸園》《最後的晚餐》等許多優美絕倫的畫作,才得知天宇間有一位創造萬物的上帝,心裡不禁對上帝充滿了嚮往。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地找到一份好工作,又找到一個稱心如意的對象,終於實現了自己和父輩們的願望——脫離了祖輩沿襲的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2008年,孩子的降生又給我的生活增添了許多的歡樂。面對眼前所擁有的一切,我本以為自己會過得很幸福、愜意,然而,在我享受這人人羨慕、嚮往的美好生活之時,我卻總也擺脫不了內心深處那種莫名的虛空感覺,對此,我很困惑,也很無助。

15.8.18

神是我生命的力量

河南省 小何
時光如梭,一晃我跟隨全能神已十四個年頭了。在這些年裡,雖然經歷了風風雨雨、崎嶇坎坷,但有神的話語伴隨,有神的愛憐陪伴,我心裡特別充實。在這十四年裡,讓我最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8月份的那場抓捕,在那次抓捕中,我受到了中共警方的殘酷折磨,幾近殘廢,是全能神看顧保守了我,並用他的生命話語一次次帶領我,才使我勝過惡魔的酷刑站住了見證。經歷中我深感全能神話語力量之超凡,全能神生命力之偉大,認定全能神就是宰一切、掌管萬有的獨一真神,更是我唯一的拯救與依靠,任何的敵勢力都無法將我從神手裡奪走,也無法攔阻我跟隨神的腳步。

13.8.18

神愛堅固我的心

遼寧省 蕭麗
我有一個和睦的家庭,丈夫對我體貼、照顧,兒子懂事、孝順,而且我們的生活也很富足,按理說我應該很幸福,但事實卻不是這樣,不論丈夫、兒子對我怎麼好,家境怎麼寬裕,也無法讓我快樂起來。因為我患上了肺病、關節病,還患了嚴重失眠,整夜睡不著覺,腦供血不足,四肢無力,我感到特別痛苦卻無力擺脫。生意場上的壓力和病痛的折磨使我苦不堪言,這些病更將我折磨得痛苦不堪。為了從這些痛苦中解脫出來,我嘗試了很多辦法但都無濟於事。

11.8.18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9.8.18

神的話引領我勝過黑暗勢力的壓制

浙江省 裘真

我從小就跟著母親信耶穌,在跟隨主耶穌的日子裡,我常常被的愛感動,覺得主耶穌是那樣的愛我們,為救贖我們釘在十字架上,流盡最後一滴血……那時候,弟兄姊妹在一起也都彼此相愛,互相扶持,可是,我們在享受主愛的同時卻遭到中共政府的逼迫、壓制。警察把我們的家庭教會定為「非法聚會」,並常常突襲我們的聚會點,勒令我們必須經政府批准領取相關的執照方可聚會,否則就要被抓去罰款、判刑。有一次,我媽和五六個弟兄姊妹被警察抓去審問了一天,最後,警察經調查確認他們都是普通信徒才將他們釋放。從那以後,為了避開政府的突襲,我們只好悄悄地聚會,即使這樣,我們的信心並沒有減弱。可到了後來,我發現聚會越來越沒有享受了,講道人和信徒都拉幫結夥、勾心鬥角,許多信徒信心冷淡,都貪戀世界、錢財,只顧著掙錢卻不願聚會,即使來聚會聽道的幾個人也是在一起拉家常或者打瞌睡。看到教會一天天荒涼,信徒一個個失散流離,我心裡很難過但又無可奈何。1998年下半年,我的一個親戚向我傳耶穌的再來——全能神末世福音,我聽後激動萬分,為自己能在有生之年與主重逢而淚流滿面。從此,我如飢似渴地天天讀神的話,從中明白了許多真理和奧祕,乾渴的心靈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澆灌與供應。而且,我從神的話中也知道了教會荒涼的原因,看到神的話說:「神在別處的工作都停止,人都被迫尋找真道。就如約瑟一樣,人人都到他那兒去拿可吃的東西,都敬拜他,因著他有可吃之食,為了逃脫飢餓之災,人都被迫尋求真道。整個宗教界都出現嚴重飢荒,唯有今天的神是活水泉源,有永流不乾的泉源供人享受,人都會投靠他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原來神早已作了新的工作,不在恩典時代的教會裡作工了,我們只有跟上神的新工作才會有聖靈的帶領和豐富的生命供應,人跟不上神的作工步伐,沒有了聖靈的作工,自然信心、愛心就冷淡了,甚至犯罪作惡也無知覺。就像律法時代後期,主耶穌開展了新的工作,原本敬拜神的聖殿失去了聖靈作工,自然就落入黑暗成了買賣場所。知道了這些從未耳聞的真理、奧祕,享受著聖靈大作工的快慰,我和丈夫都沉浸在與主相逢的幸福快樂中,常常和弟兄姊妹一起學唱詩歌、跳舞讚美神,還經常聚會交通神的話,靈裡新鮮活潑,彷彿看到了國度實現人人歡欣喜悅的美景。不承想,就在我們信心百倍地跟隨神走人生正道時,中共政府卻對我們展開了殘酷的迫害……

7.8.18

獄中的花季

河北 晨昔
人都說花季雨季是人生中最燦爛、最純真的時光,也許很多人的花季雨季都充滿了美好的回憶,可是,令我自己都沒有想到的是,我的花季年華卻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也許你會投來異樣的目光,但是我不遺憾。雖然在獄中度過的花季充滿了苦澀、充滿了淚水,但卻是我生命中一份最珍貴的禮物,我從中收穫了很多。